首页 > 铜川站 > 图说铜川 > 正文

惊世骇俗 铜川屋脊上的桃源仙境

核心提示: 铜川是川吗?是。铜川有屋脊吗?有。铜川的屋脊在哪里?不在别处,就在云深不知处,就在莽莽大山,就在你我的心河之源。

铜川是川吗?是。铜川有屋脊吗?有。铜川的屋脊在哪里?不在别处,就在云深不知处,就在莽莽大山,就在你我的心河之源。

她是一位惊艳尘世的绝色美人,却养在深闺人未识。

她是一枚上苍遗落人间的冰种翡翠,却不曾被人们捡起。

她是一部大地母亲书写的壮丽诗史,却从未被史学家眷顾。

她是一个惊梦千年的传奇故事,却从未走进文人墨客的笔下。

她龙凤交合,左边是漆,右边是沮,东边是洛,西边是渭,漆、沮、洛、渭汇入黄河流入东海,哺育生灵,滋润华夏五千年文明。

云雾深处多缥缈,梦幻生处多灿烂。她有着太多的秘密,也有着太多的神奇。光怪陆离的画卷像面纱一样掩盖了太多、太多……

她,1683米的铜川第二高峰雄踞于此,平均海拔1500多米,翠岭翻浪,如梭如织,即使冬天万物萧条的时候,依然绿意盎然,负氧离子之多不言而喻。这样的海拔,屋脊之称,在关中北缘名至实归。

她,地质样貌个性奇特,黑、白、红、黄、青、紫、绿,土与沙、矿与石、水与火就像交响曲,对比多变而又和谐地共生共处,演绎着五行转化的哲理。

她,小气候独树一帜,迥异他处。当别处还是太阳火辣辣的暴晒的时候,她却早把一个季节的清清爽爽储藏的满满的,清凉的气息总是来的那么适宜。一阵微风就让汗的腥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候一朵云又送来了一丝毛葺葺的酥雨,悄悄地拂过你的面颊,顿觉爽到了心尖。难怪唐朝的皇帝一千多年前早早就来到了这里避暑,真是遴选得宜。这在全球气候变暖,各地纷纷启动烧烤模式的今天相当难得。春天的桃李、秋天的红枫、冬天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在这里更是呈现的淋离尽致,而走进去,那种与世隔绝的童话般的原始真仿佛时光又倒流了千年。当满世界晶莹的雪淞、带着哨音的北风、桃花伴雪、云贴地皮、狂雾追逐五指黑白雪地里不见雪、旋风卷得春日归、天地茫茫一笼统的情景出现在你的眼前时,真的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地生灵气、造化无穷的伟力,不由得感叹天地恩赐于万物生灵的奇妙。

她,郁郁葱葱的碧海明珠;她,乌金流淌的宝藏之地;她,动植物多样类型的生态王国;她,姿态万千的地理大观园;她,彩霞飞舞,烟雨氤氲,时而静默恬淡,从容不迫,时而又山呼地啸,惊泣鬼神——分明一座气象变幻的观察所;她紫气飘飘,纳福接瑞,一片不为外人所知的历史人文的圣土。她羞答答地遮掩了太多太多,她在人们的视线里沉睡的太久太久……

她不是别处,她就是盘踞于子午岭高地,孕育了铜川母亲河漆沮二水的铜川之脊,养育了铜城几十万生灵的仙境桃源凤凰岭地理单元——崔家沟——玉华——水海子——杏树坪单元。

一、九月的邂逅

炎夏的尾巴还未褪去,时令已是初秋。从关中平原过铜川经金锁关沿着山谷向西北而去,上到丛岭之巅,顿觉豁然开朗。绵延的金锁关子午岭余脉远远被甩在了身后,漫长的峡谷也已匍匐于脚下,笼盖四野的关中平原在脑海中完全淡去,眼前又一片迥异的如画的江山。就在这公路上,眼前就见左左右右山岭盘桓突兀。一座长满了栎树橡树点缀着墨绿的青松,如一堵长城一样的翠色苍岭傲然蜿蜒于蓝天下,顶部耸入云霄,我们就从其脚下穿过。随行的向导告诉我们,这里就是漆水河的发源地柳林河的源头崾崄梁,山根隐秘的幽谷深处,有一眼清泉汨汨流淌,一直向东南而下流向远方,将近百里处与另一处源头之水汇合,造就了漆水河床,也造就了繁华的铜川之川。站在这里铜川最高峰也就是漆水河另一处发源地庙山连带扑面而来的一座座恢弘山岭尽收眼底。驱车前行,隘口处但见山分左右,有的耸立于眼前,有的一个回旋又伸向远方,并分出大大小小的分支,真是又一个俯仰于峡谷之上的山的世界。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忽隐忽现奇异如巨鸟之首的山头突兀在前方数里外的晴空下,仿佛触手可及,而又荡着悠悠白云钻入青冥,遥不可攀,显得与众不同,而又十分神秘。只见山头的缺口处,可以看到对面天空飘过的云影。缺口的左下方拖曳着长长的巨大的像披着云朵挽出的翠锦的山体,山体上的树木远远望去就像遍插的好看的羽毛,密密实实,而又疏落有致,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幻出深浅不一的缤纷色彩,煞是好看。这座山头一下子吸引了我们,可惜的是这段路很短,随着车子的起伏一闪而过,巨鸟之首连同拖曳的长长的巨大的山体便消失在眼前的山峁中。

正当我们失望的惊叫时,向导指着那个方向告诉我们,那就是凤凰岭一带的主峰铜川第二高峰凤凰山,问我们是不是很像凤凰。并且安慰我们她正是我们此行要拜访的一个地方,有的是机会。我们不由得很兴奋很庆幸。脑海中,这凤凰鸟头是青色的,似乎还顶着冠子,与四周山峁的颜色、形状的确不同。我在想那里是不是住着美丽脱俗的凤凰仙子呢,大概已有几千年几万年了吧,否则是谁早早便发现了群山中这么一个清旷超妙的所在呢?正思忖间,天上衬着彩云,有道道太阳的光芒从洁白而镶着金边的云峰中射出,让天空顿时格外吉祥。果然,这时我们仿佛听到了凤凰抖擞翅膀腾空而起的鸣叫,鸣叫声中抖开了巨大的彩屏,这彩屏像绿色的浪花层层翻滚,翠色欲滴,倏忽间便伸展到了天际。当我惊醒时,才发现原来这鸣叫声是来自于迎面一声呼啸而过的清脆的车喇叭。可是抬眼望去,那天地相接之处却分明是一幅幅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逶迤起伏的彩屏。我们的车正行进在凤凰的一个翅膀上。正午时分,阔天流云,凉风习习,远翠含黛,极目舒展,但见白云朵朵,鹰击长空,远远近近,高高低低,苍苍莽莽,横看成岭侧成峰,全是山的世界。这山有的像一袭斜着垂下来的披风,有的像跌入大海的浪头,有的又像浪花溅起的碧螺,有的从披风垂下来的地方打了个褶皱又随势卷扬了起来,但似乎都是从凤凰昂首的地方而来的。这披风上各种绿的树与青色的崖壁浑然一体,就像丹青手研碎了或青或绿的珍珠调出的长幅卷轴,让人心醉、神往。清新澄澈的空气,山青水秀的环境让一个暑夏的烦燥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由得融化进了这个像水墨而又如油画般的世界。

二、神奇的处女地

“凤凰岭里凤凰山,最有名要数崔家沟。”崔家沟这个1958年建矿原名为跃进矿的地方,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把自己深深隐藏在了这个世外仙界。据说,当初这个矿不靠外界的输入,自己养牛、养羊、养马、种粮、种菜、务果,过着工农结合、自给自足的生活。而且向外界输送了源源不断的光和热,留下了灿烂的辉煌。其富足和风调雨顺常令外面世界的人羡慕。如今,走过60年的历程,矿与人,与山与水,与山里的乡村也融合得更加紧密,拔地而起的高楼和一些项目施工也让这里改变了很多。这些年矿山治理挖山填沟也让许多景观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其原始风貌仍呈现出清晰的轮廓。在崔矿小住的几天,在这个如小盆地般的地方,爬高上低,钻山进沟,一览山色,对其独特的自然地貌、生态环境和人文遗迹才有了更多的了解。了解越多越深,才知道她像那个世界的屋脊一样隐藏了太多太多的神奇与秘密。

走在环绕矿区的山里,崖壁峭立,曲径通幽,移步换景,每到一处都仿佛走进变换着不同色彩的画布。那山有石头山、沙子山、胶泥山,有黑石头、青石头、白石头、鹅黄石头,还有红石头,绿色的小石头。黄土山却很少。一沟之隔,一脉之延,往往山体却不一样,有的是丹崖,有的是青崖,有的是墨崖,有的是白石崖,有的是沙子崖,有的是砾岩崖,俨然一幅幅不同地质年代的裸露画。山体上覆盖浓密的针叶、阔叶林,或二者的混交林。有的地方散淡,有的地方凝重,如同画布上的不同色块。青绿的油松和阔叶的橡树唱着绝对的主旋律,尤其油松林布满山谷,爬上山峁,里面完全是一个鸟兽出没、花花绿绿、别样的清幽世界。大概这里是子午岭油松林覆盖较广的地带吧。山涧由高到低,幽僻曲折,不时有小溪流出,遇崖壁石台挂一绺小瀑布,崖壁下涌几眼小水潭,水珠从石缝中滴下,叮叮冬冬,捧一口清凉透骨。天旱时看不到水的来路,但依然能听到崖壁滴下水珠的叮冬声,小潭清汪汪的,当地人俗称海眼,意即水是从地下的海里冒出来的。据朋友讲,这里山山岭岭海拔少说也有1500多米,沟洼的低处也有一千三四百米,高峻、风利、植被茂盛、雨水多,是避暑的好地方。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避暑行宫玉华宫就与这里隔着几道山梁。也的确在这里城市的那种闷热、喧嚣、浮躁一扫而空,那股清新爽快真让人舒坦,若是靠近山根,伴着山风,还真让人感到有丝丝寒凉,凉爽透进了骨髓。

站在小盆地要看到凤凰岭的主峰,那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能爬坡越岭,循着山野小径,依着山势的高低起伏,披荆斩棘,向着云天之处寻踪觅迹。好在已有便捷的公路虽是九曲回肠却可以直接抵达。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沿着来时的路,迎着山风,走谷盘岭,赶坡过梁,从凤凰一个巨大的翅膀上饱览着一道道匆匆闪过的绿色山头,走了一个大大的“之”字型,不断地提升海拔高度,颠簸着旋转着艰难地登上了仰慕已久的凤凰之首。这凤凰之首,远远望去青崖峭立,凤冠高耸,翘首凌霄;近看巨大的岩体在山上之山拔地而起,凌空起势,虽经亿万年的风雨剥蚀,却苍劲傲然,刚毅脱俗,繁木葳蕤,幽洞奇绝,愈加透着飘逸清秀的仙气,背面还隐着长长的脖颈,布满参天大树,临壑伸展,更加神秘神秀,真是天造地设的灵物。仙子大概云游了吧,幽洞里还不时飘来淡淡的香火味儿。说起这凤凰山也大有来头,她扼守陕甘要冲,俯瞰群山,气势不凡。陕甘铜正线就像天路从其缺口处穿过,隐没于无边的绿海之中。相传很早的时候一只凤凰鸟从遥远的地方落到这里护佑苍生,被当地一财主家的恶少惊扰欺负,凤凰一生气用脚蹬落了山的半边,这就是为什么在山头的东边一下子变成了万丈深壑。但千百年来凤凰昂首盘旋、引吭高歌的雄姿没有变,一直护佑着山里人风调雨顺,幸福延年。

而这一道道绵绵不断的山山岭岭实为凤凰展开的美丽的翅膀。站在山头举目望去一道道翅脊一道道岭,钻云吐雾,让人不得不佩服造化的匠心。云裳变幻,织下了天空最华丽的乐章,在一袭凤翅裙裾拖曳的最西边格外耀眼。远远望去,云烟蒸蔚,翠岭洒金,霞光满天,起伏的山峦腾龙漫舞,气势格外壮丽博大。朋友告诉,那里是石窑沟、瓮沟山谷交接处,有满满的两湖水,异常清幽,是太阳落山的地方,也是龙凤相会相合的地方。沮水河的源头瑶曲河的上游就发源于那里。瑶曲河在那里孕育后顺西南而下,汇入其他支流造就了沮河。河东为凤,河西为龙,夏秋之季,龙凤之气交合,常有云雨生焉。腾龙漫舞之地,正是河西的龙之所在的蛇山山脉绵延之处。真是多么奇妙的地方,龙凤相合,一阴一阳,凤生水起,大自然的变化,充满了多么伟大的奇迹!这凤凰在西边龙凤交合孕育了沮河,而在东南方崾崄梁纳众壑万山蒸腾之云气孕育了漆水河,在东北方玉华山谷汇集雨水孕育了玉华河。漆水河与沮水河在耀州南的鹳鹊谷汇合,入石川河,流入渭河;而玉华河则在宜君彭镇与青河汇合,流入洛河。这美丽的凤凰以她千百万年的鸣唱成风化雨,造就了铜川之川的两条母亲河,从而在两河流域也诞生和繁育了伟大的人类文明,从而也和祖国其他各地的百川万河一样,共同滋养着华夏母亲河黄河,其功至伟。

人们只知道早在唐代大唐帝国的开国皇帝李渊就相中凤凰山谷的风水宝地,在此建起巍峨宫殿,作为避暑行宫,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意为其取名为仁智宫,后来的太宗李世民、高宗李治都相中了这里,在这里避暑并处理朝政。患眼疾卧榻休养的李世民,在这里梦见了一个叫“玉花”的女子,用清露治好了他的眼疾,于是仁智宫后改名为玉华宫。从印度取经归来的三藏法师后来也看中了这块世外之地,并把她作为他最后的归宿地。玄奘法师带着他的包括从新罗、日本远道而来的众弟子在这里创宗译经,使玉华宫成为佛教弟子顶礼膜拜名扬天下的圣地。而在民间的传说中,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能掐会算的徐茂公军师最先发现了凤凰谷玉华宫这一宝地。而门神尉迟敬德则发现了另一宝地,这便是与玉华宫隔着凤凰山遥相呼应的葡萄寺。

这葡萄寺当是凤凰的一条主脊上的披风翻卷旋转叠起的巨大宝衣,凌空高度甚至跃过了凤凰之首,可见凤凰凌空而舞的非凡气概,也足见葡萄寺的独冠群伦,她是凤凰华衣最美丽的展示。葡萄寺山顶浑圆,云雾缭绕,两侧长发垂条,犹如群山中的神秘的美女,与凤凰姊妹连襟起舞,腾挪天地,灵动非凡。关于葡萄寺有许多神奇传说。相传山上的寺院所用砖瓦皆为长安城人传人、手牵手、手手相连运过来的。此寺又名普陀寺,南海岛上之普陀山为南普陀,此山为北普陀。据说唐玄奘在玉华宫译经时,拜他为师的外国遣唐使就在此山住宿修业。山肩平坦处有市镇,香客络绎不绝,香火很旺。至宋时,有和尚八百人,山洼处有铁头泉,有和尚练成了铁头僧,刀枪不入。铁头僧仗此欺压百姓,无人能敌,后被路过的杨家将之女将杨八姐从铁头僧的脚后跟处找到死穴,一箭射去,才为民除了害。又有说法,普陀寺又名普渡寺,兴建于南北朝,隋唐时曾作为皇家寺院,极其繁胜。而关于葡萄寺的神奇故事很多,也有种种应验之事,却鲜为人知。据说解放前国共双方在这里发生过惨烈的葡萄寺战役,葡萄寺毁于战火。而今山顶只留下残砖断柱,砖上皆留工匠姓名。而作为北普陀的标志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数年前山上曾有一棵占地数亩的大树,即使天麻麻亮,在百里外夜行的人都能看见,在山里转只要看见那棵树都不会迷路,可谓是指路明灯,造福世人。关于这葡萄寺的名称来历,山上固然有许多野葡萄,一般认为是普陀寺或普渡寺在流传中的转音。

在崔家沟,另一个最神秘的地方是凤凰山下韭菜沟半山上的桃花洞。地面上是一个紫红色菠萝状的数丈高的山疙瘩,这山疙瘩一直存在无人敢动。据说这里是总海眼,就凭它镇封着地下的大海,如果去掉,那将是洪水滔天。这山疙瘩下据传有一石洞名为桃花洞,连通数里外的凤凰山头。洞内有一条波涛汹涌的黑水河,平时由两条形如枯柴的蟒蛇看护,隔河可以看到幽深的明亮处有仙女谈笑着纺线。河边有一老婆婆在用石磨磨面。石磨旁长着桃树,桃树上结着鲜美的桃子,进洞的人只有赶快吃了婆婆吃过鲜桃尚有余温的桃核才能过河。而桃花洞的另一端在凤凰山头的石罅中,据说也有两条蟒蛇守护着。相传,民国时有人结伙打火把进入桃花洞,进去的人不知所终,出来的人也都是迷迷糊糊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早些年,桃花洞是一座雕梁画栋的关帝庙和桃花园寺的所在,今庙与寺虽已不复存在,仍吸引着不少善男信女。

站在凤凰山和葡萄寺之颠也真是气象万千,二峰却是谦谦相望,各领风骚。凤头朝东,鲲鹏展翅,浮云纵横,一泻长风,众山俯首,而道道翅脊挽起的葱笼则像极了一波波海上仙山,翠峰千顷,连绵广柔,目无涯际。葡萄寺则横亘于碧霄,遮断南天,目极四维,北与凤凰相邀、铁牛相望,西与龙蛇共舞,地接天荒,东南远处座座天降之山巍峨浩浩,神邈辽阔。正是“云上一声箫,仙子断碧霄;翻腾龙王殿,玉珠满天娇”。

在崔家沟一带一座山与一座山,虽都绿郁葱葱,却大不一样。凤凰山是黑黝黝的底子,风姿绰约。葡萄寺裸露出来的则是白色的肌理,透着圣洁。而藏在山窝窝的桃花洞却是洞在半山,山上有山,洞所在的山疙瘩则是绛红的,仿佛火炉里出来的。可是其上凤凰的一个翅膀却胀满了红砂,仿佛海里淘洗叠堆上来的。而一座已经被去掉消失了的瓷窑子梁,据说却是带着油腻子的白色粘土和黄胶泥的杰作。

山中有至宝啊,地下的乌金被源源不断地开采出来。紫砂、粘土、油页岩早些年就裸露着。瓷窑子则是一个宋代就烧造过瓷器的窑场遗址。据说前几年,有人曾挖出了在桃花洞修行的一个和尚的墓,金棺里躺着一颗夜明珠。也许那夜明珠就是用来照亮那条传说中的黑水河,以便渡过浪花汹涌的海上之河,去拜识那桃花掩映中的仙子。而那桃花仙子与凤凰仙子也一定是一对好姐妹吧。而更不为外人所知的是与凤凰山相对的庙梁,曾有一座规模宏大的玉皇大帝庙,也许是玉皇大帝也选中了凤凰降临的吉祥之地了。而今庙址只有一棵数百年的古树守护着,其下仍然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期待有朝一日,大白于天下。在村上一些老人的记忆中,1958年崔矿建矿时,省上的专家在玉帝庙曾出土了几卡车文物在武警的护送下被带走。龙王庙沟的山根下则有一眼突突而流的清泉,水从大山出,流淌不息,侧耳听时,咚咚有声。庙已不在,泉水依然甘甜,过往的人都要尝一尝,现在这泉水是当地人的饮用水。

上世纪三十年,凤凰山——葡萄寺一线也常是红军与白匪军和民团拉踞的地方,而刘志丹率领的陕甘游击队打响的第一枪就在凤凰山一带,取得了凤凰山战斗的大捷。

古老而神秘的凤凰岭一带还有许多稀奇的景观、文化遗迹和特异的宝贝,比如小马场的土沟里就有一些据说地质年代已有几十万年的土箭峰,不怕风雨侵蚀,刺向青天。时间所限不能尽游,就让我们从当地的一些民谣和顺口溜中窥探一番她的奇特和神秘,领略一番她不一样的风姿吧。有一首《凤凰山里看稀罕》的民谣这样唱道:

高天流云云奔马,

云上的星星像大山。

上了凤凰山就来看稀罕:

一看稀罕山连山。

翻过一道岭,你看那山连山,

看那山连山,凤凰把屏开。

把屏开来,把屏开,凤凰开屏面朝东。

青龙引路在前边,

铁牛跟随紧相连。

雨花落在玉华川,

葡萄腾空望南天。

鹞子翻身护驾銮,

长龙献上馒头仙。

把屏开来,把屏开,

山连山来,山无边,

龙凤呈祥生云烟,

山山岭岭把浪翻。

山无边,凤凰舞,

舞出霓裳花衫衫。

云深深,雾茫茫,

锦绣凤凰送吉祥。

二看稀罕沟连坡。

翻过二道岭,你看那沟连坡,

山山峁峁沟连坡。

水海子下坡石窑沟,

崾崄子下坡柳林沟,

南庄子下坡车洼沟,

松山子下坡松山沟,

南坡子下坡安子沟。

有一条沟沟韭菜沟,

有一条沟沟芹菜沟,

有一条沟沟洗衣沟,

有一条沟沟老瓮沟,

有一条沟沟石王沟,

有一条沟沟老虎洞沟,

有一条沟沟龙王洞沟,

大瓮沟上头有个凉水泉,

石窑沟顶着个水海子。

韭菜沟长着宽韭菜,

芹菜沟生着水芹菜。

龙王口角的涎水甜,

老虎嘴里的露露韭香。

石王沟里石成精,

洗衣沟里棒槌响。

还有数不清的叫后沟,

后沟前沟沟连坡,沟沟绕着坡坡转,

绕来绕去绕不过个坡边边。

三看稀罕牛那个牛。

翻过三道岭,你看那牛那个牛,

树上结的,地下长的,牛那个牛。

松疙瘩光的溜疙瘩溜,

橡子圆的圆咯嘟墩。

野核桃尖尖带刺刺,

野榛子仁仁带壳壳,

野山桃核核带皮皮,

野水桃果果带核核。

野山楂长得白和红,

野杏子长得黄和青,

野樱桃长得赛宝石,

野李子长得如玛瑙。

沙棘子一片黄澄澄,

面豆子一坡红彤彤。

四月红嫩得能掐水,

八月炸艳得人眼馋。

紫滕上挂着野葡萄,

青皮子树上炸着野苹果。

背洼洼冒出芍叶叶,

阳坡坡立着榆线钱。

木耳出在橡树股,

蘑菇长在地皮藓。

头上的灵芝,脚下的参,穿地龙黄精还不上算。

山畔畔生着阴阳草,

沟边边长着一枝花,

草丛丛里埋着火烧乌,

树叶叶里锈着猪芩子。

野果野菜野山药,

满山遍野的真宝贝,

真真的跑遍看不遍,

你说这些个牛不牛?

四看稀罕崽娃子贼。

翻过三道岭,你看那崽娃子贼,

崽娃子贼来,崽娃子贼。

野鸡下蛋不叫唤,

把蛋埋在草窝窝,

扑棱棱飞出树梢梢,

声东击西哄人哩。

水葫芦钻在树洞洞,

趁人不防飞上天。

鹰袭兔子兔登鹰,

下坡坡赶驴翻跟头,

刺溜一下子就不见了。

獾娃子围着火堆转,

夜半三更掰苞谷。

狼眼刺沟青草嫩,

贼鹿娃子踏露就来掘。

画眉梁上刚叫唤,

母野猪拱着崽娃子就把梁梁翻。

树上还有对打架的,

听见动静就双双地飞,

好像是对野鸳鸯,

原来是风流的鸠斑斑。

长尾巴喜鹊飞的快,

短尾巴狍子奔的欢,

就是不想叫人看见。

五看稀罕花儿艳。

翻过四道岭,你看那花儿艳,

红花黄花白花花,紫花粉花蓝花花,

个个花儿开得艳。

桃花插在凤凰身,

天上的云霓把脸羞。

杏花带雨含风笑,

贵妃见了避三分。

连翘开的黄灿灿,

满山穿上黄金衣。

还有龙柏披紫袍,

沟沟洼洼的紫霞飞。

还有野梨杜梨刺槐白花花,

山山峁峁的飘香雪。

还有地上立的黄桂花,

树梢梢里都带着神仙气。

野菊铺地亮闪闪,

野刺玫一窝窝真扎眼。

吊钟长了个钟表把时报,

灯草变了个灯笼照亮亮,

水溪里露出个紫牛蛋,

赶面花长在路边边。

野坡坡满地红绸子,

埝埝上到处野木棉,

崖畔上还有个招手手。

树上的地下的次第开,

高处低处花团团,

你不服来我不输,

真个儿是花儿的好世界。

六看稀罕玉皇他早就把銮住,

还有那个南海观音凑热闹,

张王李赵不一般。

翻过五道岭,

你看那张王李赵不一般。

从南到北,

从北到南,

从东到西,

从西到东,

各到处的张王李赵把家安。

把家安,住店店,

店梁上老早有店店,

庙梁上玉皇早驻銮。

背塔塔对面石头坡,

西塔紧挨瓷窑子前。

唐王驯马小马场,

唐僧念经玉华宫。

大路朝天有客栈,

南来北往的住崾崄。

下崾崄守着南天门,

上崾崄了望百里川。

西高峰上憩王母,

南山顶顶住观音。

风神雨神住北山,

财神土地住梁梁,

仙子住在水畔畔,

还有那忠义关公降福地,

东山早被玉帝占。

七看稀罕老天爷的脸,

阴晴圆缺好生鲜。

翻过六道岭,

你看那好生鲜。

生生的笑脸变哭脸,

哭脸转身又笑了。

好生鲜,隔三岔五变脸脸。

就像小娃子的好心情,

说说笑笑泪汪汪,

说说笑笑懒洋洋,

说说笑笑喜洋洋。

早晨还是喜洋洋,

傍晚却是泪汪汪。

傍晚还是懒洋洋,

半夜醒来乱叫欢。

东边的日头,西边的雨,

风吼雾锁三天的昏。

桃花伴着雪花飘,

贼风又是一场雨。

晚霞照了个火烧云,

第二天就是晒麦天。

月亮带了个黑圈圈,

第二天起来大风刮。

夜半月光洒银辉,

第二天就是蓝如绿。

白云飘飘云亲嘴,

一道火光天地连,

刷刷就淋了个落汤鸡。

你说生鲜不生鲜。

八看九看看不尽的稀罕钻山窝。

翻过八道九道岭,

你看那钻来钻去山窝窝钻。

一道道岭来一道道湾,

一顶顶峁峁来一条条沟,

一面面梁来一面面坡。

远远近近、高高低低、深深浅浅,

花花绿绿、绿绿花花,

红红紫紫、紫紫红红,

青青白白、白白青青,

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百怪千奇,

七天八夜,春夏秋冬看不完,

你说这个山里的世事稀罕不稀罕?

还有一首崔家沟一带的口歌《崔家沟里十来看》,描绘了这一带的奇山异水, 也让人一窥凤凰岭的风光。

崔家沟里走,稀奇真不少,走一走,看一看,保你来了不想走。

一来看金凤凰,高高山上降神鸟,凤凰展翅红日团。

二来看葡萄寺,南山顶上坐观音,葡萄缠头半遮颜。

三来看石电堡,卧佛醉看碧云天,仙人献上馒头山。

四来看大瓮沟,深深老瓮装东海,龙凤呈祥雨生烟。

五来看桃花洞,黑白无常分两边,桃花海眼赛龙潭。

六来看铁牛嘴,大嘴吞下红日星,铁牛昂首冲云端。

七来看石窑沟,幽幽森森走曼谷,八里长峡一线天。

八来看崾崄峁,敢教群龙出天外,鹞子翻身护凤仙。

九来看韭菜谷,双湖惹得游人醉,照得凤凰碧波连。

十来看小马场,身居黄尘不言小,土箭沟里刺青天。

三、断想

游览的余兴让人灵感顿发,不由得浮想联翩。对这样一块特殊的地理人文单元——铜川的屋脊,由陌生到初步的认识,也投去了更多的敬意和期待。她还像陶渊明笔下的桃源世界一样不为外人所知,至少在渭北和子午岭腹地还是一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是一片难得的原生态的山水人文和风景观光胜地。让喧嚣的城市中的人到这里来亲近山水、亲近森林、亲近大自然,感悟历史人文和山里人淳朴的民风风俗,既可以增加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自豪之情,收获自然地理和文化知识,心灵得到休养与憩息,也可以让山里人通过发展旅游观光、文化体验和森林养生走上脱贫致富之路,实现一举多得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要打响凤凰岭地质、地理、山水、气象、森林、历史、文化、民风民俗品牌,让“铜川屋脊——凤凰岭”广人为知。要打响“北普陀”佛教文化品牌,使潜藏的文化厚度转化为应有的社会效益。

凤凰岭地理单元以凤凰山为中心,天然地可以划分为两大板块,即杏树坪——崔家沟——老焦坪板块(可简称南板块)和焦坪——玉华——水海子板块(可简称北板块)。两大板块自然与人文交织,承载的自然与文化价值和可观赏性、可体验性、可参与性都很丰富,独特而卓越,在渭北一带都是十分罕见的。哺育铜川两条母亲河这一生态体系的存在本身就是非凡的,加之又被融进古老的龙凤文化,这在作为“关中之肺”的整个子午岭区域都具有神秘性和至高性,必然有其源自于自然与人文的机理,是很值得研究的一个现象。清代著名学者魏源在游历这一带后感慨地说“高寒清迥,远胜骊山”。凤凰山这一高地雄踞陕甘要道,生态气候与渭北大部分川塬地区迥异,周边又有黄帝陵、玉华宫、马栏、照金等重量级的文化遗存,天时地利优势可谓得天独厚。

凤凰山本身就是一个古老传说文化的命名,抛开其本身的自然与文化构成不说,就其北板块来说玉华山和玉华宫就是一个重量级的映衬;就其南板块来说其潜在的巨大价值还未被发现,先不论其诸山水、玉皇等道教文化、瓷窑子等陶瓷文化,“南有普陀山,北有葡萄寺”这个“北普陀”就足以睥睨天下。如果北普陀得以重新面世,在铜川佛教文化园地就将与香山、玉华构成三足鼎立格局,极大提升铜川乃至渭北佛教文化影响。而在南北两大板块内,还可以细分一些小的板块。如南板块就可分为杏树坪——瓷窑子板块,以龙凤呈祥、仙人献馒头、“北普陀”、瓷窑子等为要素,形成以“北普陀”为核心的佛教文化板块;韭菜沟——崔家沟板块,以韭菜沟、桃花洞、黑白石崖、龙王洞泉、玉皇庙等为要素,形成以“玉皇庙”为核心的道教文化板块;马场——崾崄——老焦坪板块,以土箭峰、沙子山海眼、鹞子翻身、崾崄客栈等为要素,形成以“崾崄客栈”为核心的驿站文化板块。同样北板块也有不少自然与人文元素未得到充分认识和利用。

如果围绕凤凰山对两大板块整体上进行环型打造,使其浑然一体,那将在铜川屋脊上形成一个渭北奇域——“两河源-屋脊上的天街”,弥补铜川山水文化旅游不足的短板,将极大提升铜川文化旅游的影响力和品位。虽说凤凰山就其海拔高度来说在铜川诸山中位居第二,但这一地理单元的平均海拔在铜川乃至渭北占有绝对的优势,并且同时孕育了铜川的两条母亲河,这是独一无二的,屋脊之称当之无愧。随着全面小康社会的到来,全民休闲旅游的势头将锐不可挡,这也将成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新引擎,引领人们开创一个新的更高水平的文明时代。站在这样的制高点,手握这样禀赋独特和实力雄厚的资源,前途不可限量,必将拥有广阔的灿烂前景。

基于以上一些粗浅的认识,是不是可以设想在资源型城市转型过程中可以更多地变换、创新思维,以更新更宽更广的视角视野审视脚下我们曾经那样熟悉的土地,也许我们会突然惊奇地发现原来我们对它们竟是那样的陌生,它们还有我们远远不曾想到的样子。比如像崔家沟这个1958年建矿的地方,焦坪这个古老的矿区,在煤炭采掘淡出后,在凤凰这个吉祥神鸟的护佑下,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也许某一天环绕金凤凰会出现北普陀、凤凰、玉华、水海子这样一些新颖别致而蕴含着丰富传统文化因子的人居特色小镇,吸引四面八方的客人到此观光游览、休憩养生,也重振矿区和山区辉煌。对此,我们抱以期待,但愿这些不是天方夜谭。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姬川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